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点击:4112
› 查看帖子
万州国防医院医残患者推诿责任不赔偿
kxjfcmz 1

 求 助 信

    我是重庆市开县金峰镇场镇人,原在本地一公司负责铝合金幕墙安装工作,月薪7千多元。由于20137月腰痛,在开县医院检查后市腰间盘突出,治疗了一段时间不太理想。

  20131223日,我坐车到万州,准备去重庆三峡医院治疗。到国本路车站下车后,就坐公交车去三峡医院,同车有个40岁左右的人问我,我便说了病情。那人忙说“三峡医院怎么行?国防医院是最好的,在周家坝、五桥这些地方到处都有广告,你没有看见?”听说后,我有些动心了,那人很热心,自告奋勇的说要带我国防医院找最好的医生。

到了国防医院门口,那人上去后下来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医生是医院的业务院长潘中良。进了病室,我介绍了病情,他说腰间盘突出做个手术4天就好了,花费就是78千元,并催我马上办理住院手续。我坚持说回家拿衣服后就来医院。

之后我回家拿了衣物,还是一人于26日来到医院,交了7800元办理了住院手续(其后又交了400元做磁共振),做了一些检查。27日由潘中良施行胶原酶注射手术,打了第一针我就说受不了,他说没事。达到第三针时我痛得不行,他让我忍着,说最后一针了。并让我弓腰蜷伏。手术之后,我就出现排尿困难、左下肢无力、麻木,不能站立和行走,伴有头痛、头昏,左侧上臂酸痛、右侧上肢无力。

在无法好转的情况下,国防医院到12日将我送到三峡医院治疗,在三峡医院来接的熊主任与潘医生对话时,熊主任指出是潘医生注射时位置错了。到三峡医院后诊断为“腰4/5、腰5/ 1椎间盘突出症术后”收住入院,肌电图显示“双侧上下肢周围神经源性损害(神经脱髓鞘、轴索损害并存)”。三峡医院骨科予营养神经、脱水、活血以及康复治疗。114日出院后转至三峡医院百安分院康复科治疗至201472日离开医院。出院后的症状是听力下降厉害,不能行走得靠拐杖。2014622日经重庆市万州司法鉴定所鉴定我的伤残程度属七级。

更为恶劣的,在2014531日,患者家属到国防医院打印费用清单发现在12日已经进入三峡医院治疗后的3日,国防医院还出现检查费和治疗费近2千元。发现问题他们找到医院拿出双方封存的病历,发现病历也已经被他们私自打开。为此还逼迫医院护工在封存病历上签字。卫生局领导对此也痛斥医院做法罕见,得付完全责任。

事故发生后,陈明柱亲属多次电话潘中良,潘承诺会负责医治好,费用他负责。但目前他不但不负担垫付的医疗费用近万元,也不退还缴纳的医疗费8200元,更别说其他费用。甚至还叫嚣要弄我们。

无奈的我只好在201473日将万州国防医院告上万州区人民法院,立案后开庭一次后休庭至今无果。却在本月16日渝东司法鉴定所进行听证。为此我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,使无法工作的我雪上加霜。

据说国防医院是福建人承包的,势力大人员杂,我很无助。敬请新闻媒体帮帮我们这些弱势群体吧!

 

重庆市开县金峰镇  陈明柱
电话:15123595230

       2015118

 

re 15:万州国防医院医残患者推诿责任不赔偿
kxjfcmz 1


 潘中良(左一戴眼镜的)在听证会上.jpg
  • 1/1
  • 1
一周热门回复
 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